從小被說丑笨,我卻是美國丈夫眼中的珍寶,相戀后考上頂級名校

Silvia/口述

《自拍》的讀者們好,我叫Silvia,80后。2006年移民美國,現在做紅酒進出口貿易,跟丈夫和孩子暫居新西蘭。

我出生在一個傳統的中國家庭,從記事起,人生就只有一個目標,討人喜歡,讓父母滿意。但不被認可的外貌和成績讓我深深自卑,因為做不到別人眼里的優秀,我徹底喪失了自我,陷入抑郁的泥潭難以自拔,在我極度迷茫時,我的異國戀人讓我認識到自己的價值,幫我喚回迷失的自己:考入世界頂級名校,找到自己熱愛的事業,有了健康的婚姻和親密關系——我終于重建了自我價值。

從小被說丑笨,我卻是美國丈夫眼中的珍寶,相戀后考上頂級名校

這是2016年女兒生日時,我和美國丈夫Bart及一雙兒女拍的全家福。

我出生在溫州鹿城區,因為爸爸下海經商,我小學畢業時,全家就遷居到了上海。爸爸是典型的中國式家長,從小對我以打擊教育為主。如果我當班長,他就說那有什么了不起,有本事當個大隊長看看,最終,我真就能戴上三道杠。

雖然非常要強,可整個童年和青春期,我都像一只拼命撲騰的丑小鴨,從沒沖破過自卑的殼。因為嚴重偏科(英語從未及格過),我的成績永遠在班級中下游徘徊,沒能成為人見人愛的優等生。

從小被說丑笨,我卻是美國丈夫眼中的珍寶,相戀后考上頂級名校

這是1993年夏天,5歲的我和媽媽在溫州江心嶼的合影。

我的家族自上世紀80年代起陸續移民美國,我們家作為家里最后一撥,在2006年也來到美國。當時我上高二,心里暗自慶幸躲過了高考,完全沒料到以后要面對更多麻煩。

首先,因為我18歲,比在讀美國高三學生超齡兩個月,根本進不了美國的高中,沒法取得高中畢業證;其次,如果想要繼續學業,我需要先過語言關,爛英語再次成為我的人生噩夢。去社區大學報英文班,工作人員說的話我一句都聽不懂,回家就被爸爸劈頭蓋臉臭罵一頓。

從小被說丑笨,我卻是美國丈夫眼中的珍寶,相戀后考上頂級名校

這是2006年夏天,剛到美國不久的我在加州一個酒莊里。

雪上加霜,我又被初戀男友劈腿。我認定自己又笨又丑,感到前所未有的自卑。

為了練口語,我下載了幾百部美劇,先看中文字幕的版本弄懂劇情,再拆解原版臺詞,一句句背下來。英語算是被我死磕下來,讀完一年預科后,我進入了舊金山的一所社區大學。

我每天在圖書館里熬到深夜,回避一切社交活動,除了上課幾乎足不出戶。在這個比顏值比學歷的世界上,我覺得自己毫無價值。

從小被說丑笨,我卻是美國丈夫眼中的珍寶,相戀后考上頂級名校

這是2008年夏天在社區大學和同學的合影,別人都很開心,只有我(2排右2)苦著臉。

在這種極度壓抑自我的狀態下,我開始失眠,長時間陷入恍惚狀態。

爸媽擔心我得了抑郁癥,勸我去看心理醫生,可我那蹩腳的英語怎么和人深度交流?無奈中我只好上網求助,看看能不能在虛擬世界里找個人說說話。

為了躲避原來的朋友圈子,我去臉書上注冊了一個新的賬號。結果收到的第一條消息就是Bart的留言。記得當時要看留言,需要先付月費,好在我付了錢,看到了Bart的信,不然差點錯失他。

我們加了MSN,開始在網上聊天。他是德裔美國人,很健談。慢慢地我對他了解得越來越多:他是德國 、英國 、克羅地亞 、美國混血兒 ;他的家族在一百多年前從德國移民到了美國;他本人是游戲開發工程師,喜歡中國文化,愛吃中餐,非常相信因果、緣分……一切聽上去都不錯。

從小被說丑笨,我卻是美國丈夫眼中的珍寶<div class=

來源:www.toutiao.com